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中国城市经济学会(2003-2013)官网网站


品牌
服务
关注
共享
当前位置: 主页 > 城市文化 > 文化名流 >

走进著名书法家黄伟的传奇人生

时间:2017-08-31 15:21  来源:中国城市经济网   作者:龚玉华   点击:
核心提示:走进著名书法家黄伟的传奇人生
    书法历来被认为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是中华文化独特的艺术瑰宝。“文如其人,字如其性。”这是古人留下的经典古训,一个没有特质和独立思考的人是难以创作出好的作品来的。我们这个时代并不缺乏具有观赏性的书法作品,而是缺乏能感动人的作品。著名书法家黄伟就是把自己的作品融于生活、以他别具一格的书法和生命感悟,将在这点上给予当代艺术更多的启示。

著名书法家黄伟先生

 
  黄伟字九渊,1945年生于广东龙川。哲学博士,学者、诗人、书法家,以学术成就和诗书作品著名于世。曾任中学教师、剧团团长和深圳市一类国企光明华侨农场集团副总经理、工会主席等职。

  现任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终身高级研究员、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联合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副主席、台北故宫书画院名誉院长兼客座教授。他的诗书作品格调高雅、气象正大,参加国内和国际比赛展览屡获“一等奖”、“特等奖”和“金奖”。201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遗产AAA级金奖艺术家”荣誉,同年,选为“国务院国宾礼特供推荐艺术家”。个人传略载入《中国记录年鉴》、《中国名人志》和《世界名人录》。

  《中国城市经济网》:黄老师,您好,众所周知您是一位自学成才的著名学者,在经济学,文史哲和理论物理方面成就斐然;同时,您也是一位书法大家,能否介绍一下您是怎么与书法结缘的?

  九渊:您称我是“书法大家”,不少媒体和海内外书画界朋友也称我是“书法大家”,但我如实告诉你,我学习书法艺术只有六、七年时间,我连中国书协市县级会员也不是。

  《中国城市经济网》:有道是“学画十年可成,学书法二十年、三十年未必成”。你学书法仅有几年时间就有如此成就,许多人都不相信。

  九渊:这不奇怪,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我母亲画的画,她没上过学,一生种地务农,1987年我将母亲接到深圳光明华侨农场与我一起生活,她看见我的女儿画画,便抓起画笔涂抹起来,一画就画出一片灿烂的天地。起初,谁也不敢相信这是一位从未摸过毛笔的七、八十岁的老太太的绘画作品!

     《中国城市经济网》:记得十年前浙江卫视、深圳电视台和好几家报刊以及网上都报道过深圳有位八十老太太作画的事迹,难道是您的母亲?

  九渊:是的,她的名字叫谢观妹。

  《中国城市经济网》:对,叫谢观妹老太太。看来搞艺术要有艺术天份。

  九渊:我同意您的这个观点。只可惜我母亲生在贫苦农民之家,又生不逢时,否则,她的艺术成就难以估量。

  《中国城市经济网》:这是时代和人生际遇问题了。

  九渊:对,我的情形与我母亲相似,不过我比我母亲幸运,我生在旧社会,长在新中国,解放初读了12年书,终生情钟科学与艺术。可惜梦断“文革”,高中毕业后30多年与科学和书法艺术无缘。1998年我针对经济发展带来的环境破坏问题,在《深圳商报》和《开放导报》发表策论《流域生态经济战略初探》,一时名动京城,随后,有关经济学、理论物理学和文史哲研究文章一篇篇出炉,创立了“结构论”、“能本原论”和“流域生态经济理论”。

  《中国城市经济网》:那您后来又是怎样与书法结缘的呢?

  九渊:这要感谢我的母亲了。2008年春节后,我母亲突然提出要回老家,那年我的母亲已经88岁,思乡心切,希望叶落归根。当时我已退休三年,为了满足老母的心愿,我携妻陪母回归故里龙川颐养天年。离开喧嚣的城市,回到美丽安详的小山村,心境一下清净明亮起来,闲来无事,便拿起儿子习字的毛笔,认认真真临帖习字,谁知竟然一发而不可收,迷上了。

  《中国城市经济网》:你是怎样向传统学习的?拜过名师吗?

  九渊:没拜过名师,除了念小学时,有过6年的习字课老师,此后50年只抓钢笔,无缘抓毛笔。我是从晋唐到明清的书法大家如王羲之、智永、颜真卿、欧阳询、陆柬之、孙过庭、怀素、黄庭坚、赵孟頫、文征明、王铎等书家的碑帖中学习传统的,这些先贤就是我的最好老师。我在临习他们的碑贴时,大师们如同就在我的眼前挥毫,我深深地为大师们的境界、情感和高超的艺术技法技巧所震撼和感动。从2008年到2011年我在老家侍奉老母的三整年期间,不管春夏秋冬,几乎每天临习传统碑帖至深夜,有时通宵达旦,一点睡意也没有。我曾说过:“中国书法如此瑰丽博大,我年逾花甲始习字入道,肠子都悔青了”。

  《中国城市经济网》:从你上面的介绍,我知道您不仅是一位纯以自学成材的卓有成就的学者,而且也是一位纯以自学成材的书法大家,您的思想情怀和对科学及艺术的执着追求令人感动。在许多人看来,科学与艺术是搭不上界的,你能谈一谈科学与艺术的关系吗?

    九渊:这个问题涉及学识与审美水平及审美层次问题,当您的学识与审美水平及审美层次进入一定的高度时,您就自然理解科学与艺术的亲密关系了。记得2013年5月间,中央电视台播出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杨振宁教授与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老师和著名国艺大师范曾老师在北京大学作过一场精采的对话,那就是科学与艺术的对话。在我看来,科学与艺术就是天地造化的一对孪生姐妹花,他们有着共同的母体和遗传基因,无时无处不相互感应和相互影响着。

    《中国城市经济网》:您能具体谈谈科学与书法的关系吗?

  九渊:这要涉及深奥的理论问题,今天只能简要说说。譬如,书法艺术中的结字和章法,就与结构科学的原理符合得很好。如果运用结构科学原理指导字法练习和书法创作,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啓功老师有一首《论书绝句》,便将他从事书法艺术数十年的这种经验和体会形象地表述出来:

  用笔何如结字难,纵横聚散最相关。
  一从证得黄金律,顿觉全牛骨隙宽。

  《中国城市经济网》:我明白了,不少人花十几、二十年功夫难以达到的书法水平,您以三、五年功夫就达到了,这除了你的艺术天份外,还有你是一位学者,一位卓有成就的学者,您将您一生各方面的知识、修养的积淀,都用在书法艺术的创作上,尤其是您创立的“结构论”对您的书法艺术创作和创新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对吗?

  九渊:是的,可惜,我的艺术天份远不及我的母亲。

 《中国城市经济网》:当下有不少书家在努力尝试诗词的创作,您又怎么看待文学诗词与书法相结合?有何重要意义。

    九渊:这个问题,老祖宗早有定论,诗书画是一家,诗是第一位的。老祖宗不把书或画放在第一位,是自有道理的。以我的理解,诗词与书画的关系,就象音乐与舞蹈的关系,诗词是“音乐”,书画是“舞蹈”。试想一下,如果舞蹈没有音乐,有意思吗?如果书画作品没有诗的意境韵味,那样的书画能打动人吗?不能感动人的书画作品是艺术作品吗?

 《中国城市经济网》:精辟。如今国内许多书法家,他们都讲到书法的继承和创新问题。在您的作品中既有传统的书法底蕴,又有自己的创作观点和当代的艺术风气,您是怎样做到两者之间的融合?

  九渊:书法艺术的继承与创新要过好二大“关口”:第一道关口是“要进得去入得深”,深入临习历代大家的经典碑帖,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把握国学国艺的精髓和基本技法。这道关很难过,务必下苦功夫,不少人吃不下这份苦,中途打了退堂鼓。有些人只学了点皮毛,便洋洋得意,自吹自擂。这些都是没有过好第一关口的人,自然无以“传承”,遑论“创新”。继承与创新的第二道关口是“出得来”。现在也有不少书家,在继承传统方面“入得深”,却苦于“走不出传统”,一动笔就是先辈某家某体风格,就是没有自己的风格,缺乏时代气息和时代精神。这是没有过好第二道关口的表现。

  《中国城市经济网》:黄老师,您能具体谈谈如何过好继续与创新两道关口吗?您给您的书法风格做了怎样的定位?

  九渊:我的体会,要过好继承与创新的二大关口,没有捷径可走,除了决心、信心、恒心,吃苦,夯实基础之外,很重要的是既要融入时代,又要摆脱功利。要加强修养、不断提升自己的学识、境界,提升自己的审美水平和审美层次。要有“敢为天下先”的创新精神和创新思维方法,大胆实践,走自己的路。至于我的书法风格定位是:不拘一格一体。

  《中国城市经济网》:不拘一格一体,那不是没有风格了吗?

  九渊:没有风格就是风格。王羲之就是一位书法风格多样,力兼众美的集大成者。我不拘一格一体,是为了让老祖宗创造的书法艺术,在我的笔下能充分地表现书写内容,自由地表达我对书写内容的理解和情感,更好地反映时代精神和时代风貌。水墨是艺术,亦是责任。

  《中国城市经济网》:啊,怪不得许多人说你的书法会哭、会笑、会唱歌、会跳舞呢,原来你的每个作品都融入与作品内容密切相关的情感理念和相应的艺术形式(风格)的,与此同时又具有气象正大,格调高雅的总体风格。

  九渊:谢谢,真是后生可畏。我曾经考虑过象啓功老师那样,立一个“九渊体”。这对我来说并不难。如今,我可根据不同的书写内容,写出几十种风格不同的行草字,可以说,我的艺术创作活动十分自由,创作路子很宽。如果将我的书法创作硬是装在一个风格一种书体的模子里,那将极大地束缚我自由表达我对书写内容的理解和情感,致使我的书法艺术作品不能充分地表现书写对象的内蕴,甚至出现艺术与书写对象背离的蔽病,从而不仅有损我要表现的书写对象和内容,同时有损艺术,这是我不能容许的。因此我放弃了创立一格一体的想法。

  《中国城市经济网》:谢谢你,黄老师,今天的采访我很愉快。

  九渊:谢谢!
 











 
 
(责任编辑:张宇民)


分享按钮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